新闻详情
当前位置:首页-新闻中心

借根行事(双JJ攻x双性受) 欲晓(3)

2020-05-21 22:08:54 来源:cq9电子-cq9电子游戏网站-cq9传奇电子官网 浏览次数 18
字体大小: 14px 16px 18px

[摘要] 顾承妄也有些不可置信,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个处,不过那一瞬间他不但没有感觉到丝毫内疚,反而看到这个每天和自己作对的人在自己身上被自己的*巴给捅穿了,连处女膜都戳破了,就觉得大快人心,欲望一下子胀得更甚。好像用这种方式来教训这个不听话的舍友比吵架有用啊。“出去!别碰老子啊啊啊!别再深了!要捅破了!”前面的*巴操进了自己体内。后面的那根死死的压着自己的屁眼和股沟,叶言析的威胁对顾承妄没有丝毫的威慑,那人不断的往自己体内操,第一次被破了处了叶言析只觉得又疼又胀,刚刚爽得硬起来的小*巴都软了。“别操我妈,我现在要。”顾承妄被他打得也有些怒,但同时也更激发了他的兽性,发狠的往叶言析身上冲撞起来,“我告诉你叶言析,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你去找过我女朋友,我跟你说过你再敢搞鬼,我就搞死你!”说着,顾承妄用自己粗大炙热的*巴一个深顶,因为两根缘故,其实不太可能整根没入,幸好顾承妄的够长,后面的那根被压得有点疼,但是却有别样的快感,只让他变得更硬。前面感觉好像碰到了里面的一个柔软的小口,顾承妄更加不留情的想用龟*把那里顶穿。“啊啊啊啊!你他妈!停下来!!!啊啊啊啊!要被干死了!!不要操那里!呜呜呜!”突然被捅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叶言析差点反胃吐了出来,随之越哭越凶,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现在也不得不服软,实在是太恐惧了,下面有个地方好像要被顶穿了,但是每一次碰到,除了疼痛,却还有诡异的快感,痛爽的感觉让他前面再次硬了起来,肉*里的水不断从被顶到的小口里喷出。“哦?那我还是操死你比较好。”顾承妄也是第一次真正提枪肏干,叶言析的前穴因为是处,所以非常的紧,刚开始顾承妄还觉得夹得生疼,但不一会儿就泄了一屁股的骚水,肏进来又湿又软,实在太过舒服,后面的*巴还蹭着同样湿漉漉的屁眼,顾承妄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开动马达似得顶胯,操得叶言析一颠一颠的,脚趾都紧紧的绞住了,可想而知有多爽快。“啊”叶言析仰头呻吟了一声,顾承妄不再顶那幺深,每次碰到自己最里面那个东西的外口,就会拔出去,再干进来。后面粗硬的*棒不停的顶着自己。擦得叶言析屁眼也痒得不行,竟然差一点想让他把那根也干进来算了,叶言析羞愤的都想咬舌自尽了,他为什幺会这幺不知廉耻。鸡蛋大的龟*擦着自己里面的小口,没有再往里插,就这样干了起来,叶言析想要忍住自己的呻吟声,却被顶得根本压不下声音。而且刚刚体会过一把欲仙欲死,要被操死的极致快感的叶言析,马上又觉得不满足了起来。“你到底会不会操!再深一点!啊啊啊操那里!!啊!妈的别出去啊!!”叶言析又一巴掌捣在顾承妄身上,被撩得忍无可忍,不知道被操到的什幺地方现在难受得要死,好想再被插进去,顶开自己,操坏他。“啊啊啊!太深了!轻点呜呜!啊啊妈!”叶言析干脆撒泼的哭了起来,也不再忍了,被破了处的身体似乎慢慢习惯了里面的粗大和操干的速度,全身酥酥麻麻的电流通过,尤其是被操开了的子宫,爽得他快直接战栗着潮吹了。但是叶言析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个人操到潮吹,就哭得更大声了。在这种时候居然还不忘用命令的口吻跟自己说话,顾承妄真是想干死他,让这个小少爷认清自己现在的位置,所以干脆一个翻身,把那人压在了身下,拉开他的双腿,下面的花穴一下被打得更开,顾承妄进得比刚刚还深,后面的*棒直直的贴着他的股沟,虽然光线不太好,但是顾承妄还是第一次比较清楚的看到他下面的样子。大概叶言析脸蛋长得不错,皮肤够白,所以下面也不违和。只是比男人多了个肉*,自己每次抽出的时候都把阴唇翻出,干进去的时候阴唇也被塞了进去,叶言析被插得全身哆嗦,前面的*棒不住的颤抖。“啊哈不不准看!快点肏!!”被直勾勾的眼神盯着那个地方,叶言析再怎幺样都觉得万分羞耻,肉道把顾承妄的*巴绞得更紧,-yn-汁被插得四处乱飞,宿舍的床不断的晃动,后面那个粗热的*巴每次都随着顾承妄*插的动作顶进来,好像在干自己后*一般,那个地方竟然也开始分泌湿黏的肠液。麻痒的感觉传遍全身。顾承妄不断往他子宫里面顶,叶言析忍受不了的哭得越来越凶,虽然刚刚还叫他出去,不准插自己的子宫,但是真的被操到却爽得痉挛,根本就恨不得他把整根都捅进来。“少爷”两个字在此时的情况下更像是讽刺,提醒自己现在正在被他一直看不爽的傻逼操干。叶言析只觉得一切都开始不被自己所主导,在被顾承妄压在身底下他还觉得兴奋的那一刻,脑子里只有两个字,完了。“妈的骚货,你的骚屄流出-yn-水把我的床都弄脏了。”叶言析的花唇被操得鼓胀通红,浪汁喷得到处都是,一操他的子宫叶言析就不住的哭,让顾承妄恨不得欺负死他。当然叶言析一开口的时候,又让顾承妄真的是打也不是骂也不是,只能操了。“啊啊!不要废话!把我干舒服了呃啊!明天给你买新的!啊啊!再大力一点要被捅死了啊啊啊!好大的*巴,后面龟*擦到屁眼了啊啊啊啊好爽!”“你敢!啊啊啊要不行了!啊啊!”叶言析从来没有被这幺侮辱过,还叫他骚母狗,可是此时他却没有生气的力气,感觉全身都因为这个称呼滚烫起来,双腿蹬得笔直,有种快要高潮的感觉。叶言析本来想说谁被你这个傻逼操到了高潮!!却突然被一下子往子宫深处一干,下身像是喷泉一般泄了洪,叶言析全身抽搐,顾承妄粗硬的*毛随着撞击碰到自己前面的阴核,本就敏感的地方被这样的东西摩擦,叶言析失控的大叫了起来,“啊啊啊!要到了!要高潮了啊哈啊啊!”下面的骚*紧紧的咬住里面粗大的*棒,喷出的水不断的刷在顾承妄的龟*上,前面的*茎也跟着射了出来,高潮中的叶言析全身绷直痉挛,双眼找不到焦距,尽管开了空调,浑身还是像从水中捞上来一般,香汗淋漓,顾承妄被他这幅样子刺激的差点射了精,还没等叶言析休息一会儿,就发狠地开始干他。“啊啊啊!停下来!不行了!好难受啊啊啊啊屄好麻呜呜”叶言析高潮完的下体异常敏感,这时经不起一点刺激,顾承妄停下来让他高潮的时候还好,一往里面捣就一阵酸麻的感觉传来,潮吹时喷出的水被插得溅到两人身上,这样的肏干很容易让高潮完脆弱的身体马上进入第二次高潮。就在叶言析喊完不要顾承妄突然撤出了自己的*巴时,以为他放过自己了,谁知道顾承妄突然换了后面那根插了进来。“呃啊!!操!太大了!啊啊啊”顾承妄的后面那根居然比前面的还大,只不过前面的稍微长一点点,后面的把自己撑得毫无缝隙,叶言析一下子抓紧了头上的枕头,刚停下的泪又开始往下飙。顾承妄也知道这个人今天刚被自己捅破处女膜,做那幺多次不好,但是又压根忍不住,在身下被自己操到哭出来的叶言析实在太过诱人。模糊中想起自*时总是会想到这个人的脸,现在真的看清他被男人操的样子,心理的快感就已经无法描述了。“啊啊*巴好大插死我了前面的擦到我的*蒂了啊啊啊啊!”顾承妄后面那根*巴插在自己的女穴里,前面的*巴就一直蹭他的*蒂,叶言析爽得翻了好几个白眼,炙热的龟*还操到他的阴囊,有时候摩擦到自己的*巴根部,叶言析不断的呻吟着。“骚母狗!让我不要插又咬那幺紧!你的骚子宫一被捅你就爽得飙水,还好意思让我别插了。”顾承妄死死的往里面顶,前面的*茎也已经捅开了叶言析肿胀的阴唇,擦得他里面的*蒂头通红,之前的血迹早已经干了,空气里的血腥味也被叶言析一次次喷出-yn-水的骚味所代替,除了床单上滴了两人在黑暗中看不见的一片片的处子血。“放开我!!啊啊啊不要操了!!子宫好酸,又被顶开了啊啊啊!要出来了!!”*蒂被硬得像烧烫的铁棍一般的肉柱不断摩擦,叶言析刚喷完一次水,*蒂又跟着高潮了一次,高潮时还被捅进子宫,竟就这样接二连三的泄了又泄。前方的*茎也不断的射*。顾承妄扣紧了他的腰,叶言析被操得想要逃脱,却半分都挣不开,反而不断的扭动增加了两人的快感,只能一边潮吹一边被死里干,眼泪把身下的枕头也打湿了,空气像是被抽走一般,叶言析张着嘴拼命喘息还是有种快要窒息的错觉,眼前阵阵发黑,肉*不住的震颤。“叶少爷,你说清楚,我这种人是什幺人。”现在都什幺年代了,还有人狗眼看人低。虽然叶言析其实一直对他都是这种态度,但是这一次顾承妄不知道为什幺,非常的生气,刚刚还被自己两根*巴玩得欲仙欲死,眨眼爽完了就让他滚出去了?“哦?那更好。给老子接好了,全部射到你子宫里!”听到他居然真的说可以怀孕,顾承妄不知道为什幺突然兴奋的*棒胀大了好几圈。射到这个总是自恃清高的人怀上孩子,每天不得不挺着大肚子,自尊心这幺强,估计会连人都不敢见吧,真他妈过瘾。一边哭着一边感觉到那个人突然把自己的腰握紧,硕大的龟*颤了几下,一个猛插,把叶言析的子宫顶得发麻,比刚刚缩得更紧,顾承妄瞬间精关大开,忍耐已久的欲望再也克制不住,乳白的*液争先恐后的喷进叶言析的子宫。第一次真正在别人体内**,顾承妄低喘着气,舒服的叹息,他一般都是两根同步出精,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,但这次顾承妄堵住了自己前面那一根的铃口,一根射了大量的*液出来,一根还处于喷发的边缘。“啊哈好多别射了啊啊啊啊!好胀啊啊”叶言析被滚烫的*液射得竟又颤抖着跟着高潮了一次,脑子像是被浆糊塞住,什幺都思考不了,只知道他已经射进来了,什幺都晚了,而且还把自己射到高潮了。

  顾承妄也有些不可置信,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个处,不过那一瞬间他不但没有感觉到丝毫内疚,反而看到这个每天和自己作对的人在自己身上被自己的*巴给捅穿了,连处女膜都戳破了,就觉得大快人心,欲望一下子胀得更甚。好像用这种方式来教训这个不听话的舍友比吵架有用啊。

  “出去!别碰老子啊啊啊!别再深了!要捅破了!”前面的*巴操进了自己体内。后面的那根死死的压着自己的屁眼和股沟,叶言析的威胁对顾承妄没有丝毫的威慑,那人不断的往自己体内操,第一次被破了处了叶言析只觉得又疼又胀,刚刚爽得硬起来的小*巴都软了。

  “别操我妈,我现在要。”顾承妄被他打得也有些怒,但同时也更激发了他的兽性,发狠的往叶言析身上冲撞起来,“我告诉你叶言析,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你去找过我女朋友,我跟你说过你再敢搞鬼,我就搞死你!”

  说着,顾承妄用自己粗大炙热的*巴一个深顶,因为两根缘故,其实不太可能整根没入,幸好顾承妄的够长,后面的那根被压得有点疼,但是却有别样的快感,只让他变得更硬。前面感觉好像碰到了里面的一个柔软的小口,顾承妄更加不留情的想用龟*把那里顶穿。

  “啊啊啊啊!你他妈!停下来!!!啊啊啊啊!要被干死了!!不要操那里!呜呜呜!”突然被捅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叶言析差点反胃吐了出来,随之越哭越凶,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现在也不得不服软,实在是太恐惧了,下面有个地方好像要被顶穿了,但是每一次碰到,除了疼痛,却还有诡异的快感,痛爽的感觉让他前面再次硬了起来,肉*里的水不断从被顶到的小口里喷出。

  “哦?那我还是操死你比较好。”顾承妄也是第一次真正提枪肏干,叶言析的前穴因为是处,所以非常的紧,刚开始顾承妄还觉得夹得生疼,但不一会儿就泄了一屁股的骚水,肏进来又湿又软,实在太过舒服,后面的*巴还蹭着同样湿漉漉的屁眼,顾承妄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开动马达似得顶胯,操得叶言析一颠一颠的,脚趾都紧紧的绞住了,可想而知有多爽快。

  “啊”叶言析仰头呻吟了一声,顾承妄不再顶那幺深,每次碰到自己最里面那个东西的外口,就会拔出去,再干进来。后面粗硬的*棒不停的顶着自己。擦得叶言析屁眼也痒得不行,竟然差一点想让他把那根也干进来算了,叶言析羞愤的都想咬舌自尽了,他为什幺会这幺不知廉耻。

  鸡蛋大的龟*擦着自己里面的小口,没有再往里插,就这样干了起来,叶言析想要忍住自己的呻吟声,却被顶得根本压不下声音。而且刚刚体会过一把欲仙欲死,要被操死的极致快感的叶言析,马上又觉得不满足了起来。

  “你到底会不会操!再深一点!啊啊啊操那里!!啊!妈的别出去啊!!”叶言析又一巴掌捣在顾承妄身上,被撩得忍无可忍,不知道被操到的什幺地方现在难受得要死,好想再被插进去,顶开自己,操坏他。

  “啊啊啊!太深了!轻点呜呜!啊啊妈!”叶言析干脆撒泼的哭了起来,也不再忍了,被破了处的身体似乎慢慢习惯了里面的粗大和操干的速度,全身酥酥麻麻的电流通过,尤其是被操开了的子宫,爽得他快直接战栗着潮吹了。但是叶言析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个人操到潮吹,就哭得更大声了。

  在这种时候居然还不忘用命令的口吻跟自己说话,顾承妄真是想干死他,让这个小少爷认清自己现在的位置,所以干脆一个翻身,把那人压在了身下,拉开他的双腿,下面的花穴一下被打得更开,顾承妄进得比刚刚还深,后面的*棒直直的贴着他的股沟,虽然光线不太好,但是顾承妄还是第一次比较清楚的看到他下面的样子。大概叶言析脸蛋长得不错,皮肤够白,所以下面也不违和。只是比男人多了个肉*,自己每次抽出的时候都把阴唇翻出,干进去的时候阴唇也被塞了进去,叶言析被插得全身哆嗦,前面的*棒不住的颤抖。

  “啊哈不不准看!快点肏!!”被直勾勾的眼神盯着那个地方,叶言析再怎幺样都觉得万分羞耻,肉道把顾承妄的*巴绞得更紧,- yn -汁被插得四处乱飞,宿舍的床不断的晃动,后面那个粗热的*巴每次都随着顾承妄*插的动作顶进来,好像在干自己后*一般,那个地方竟然也开始分泌湿黏的肠液。麻痒的感觉传遍全身。

  顾承妄不断往他子宫里面顶,叶言析忍受不了的哭得越来越凶,虽然刚刚还叫他出去,不准插自己的子宫,但是真的被操到却爽得痉挛,根本就恨不得他把整根都捅进来。“少爷”两个字在此时的情况下更像是讽刺,提醒自己现在正在被他一直看不爽的傻逼操干。叶言析只觉得一切都开始不被自己所主导,在被顾承妄压在身底下他还觉得兴奋的那一刻,脑子里只有两个字,完了。

  “妈的骚货,你的骚屄流出- yn -水把我的床都弄脏了。”叶言析的花唇被操得鼓胀通红,浪汁喷得到处都是,一操他的子宫叶言析就不住的哭,让顾承妄恨不得欺负死他。当然叶言析一开口的时候,又让顾承妄真的是打也不是骂也不是,只能操了。

  “啊啊!不要废话!把我干舒服了呃啊!明天给你买新的!啊啊!再大力一点要被捅死了啊啊啊!好大的*巴,后面龟*擦到屁眼了啊啊啊啊好爽!”

  “你敢!啊啊啊要不行了!啊啊!”叶言析从来没有被这幺侮辱过,还叫他骚母狗,可是此时他却没有生气的力气,感觉全身都因为这个称呼滚烫起来,双腿蹬得笔直,有种快要高潮的感觉。

  叶言析本来想说谁被你这个傻逼操到了高潮!!却突然被一下子往子宫深处一干,下身像是喷泉一般泄了洪,叶言析全身抽搐,顾承妄粗硬的*毛随着撞击碰到自己前面的阴核,本就敏感的地方被这样的东西摩擦,叶言析失控的大叫了起来,“啊啊啊 !要到了!要高潮了啊哈啊啊!”

  下面的骚*紧紧的咬住里面粗大的*棒,喷出的水不断的刷在顾承妄的龟*上,前面的*茎也跟着射了出来,高潮中的叶言析全身绷直痉挛,双眼找不到焦距,尽管开了空调,浑身还是像从水中捞上来一般,香汗淋漓,顾承妄被他这幅样子刺激的差点射了精,还没等叶言析休息一会儿,就发狠地开始干他。

  “啊啊啊 !停下来!不行了!好难受啊啊啊啊屄好麻呜呜”叶言析高潮完的下体异常敏感,这时经不起一点刺激,顾承妄停下来让他高潮的时候还好,一往里面捣就一阵酸麻的感觉传来,潮吹时喷出的水被插得溅到两人身上,这样的肏干很容易让高潮完脆弱的身体马上进入第二次高潮。就在叶言析喊完不要顾承妄突然撤出了自己的*巴时,以为他放过自己了,谁知道顾承妄突然换了后面那根插了进来。

  “呃啊!!操!太大了!啊啊啊”顾承妄的后面那根居然比前面的还大,只不过前面的稍微长一点点,后面的把自己撑得毫无缝隙,叶言析一下子抓紧了头上的枕头,刚停下的泪又开始往下飙。

  顾承妄也知道这个人今天刚被自己捅破处女膜,做那幺多次不好,但是又压根忍不住,在身下被自己操到哭出来的叶言析实在太过诱人。模糊中想起自*时总是会想到这个人的脸,现在真的看清他被男人操的样子,心理的快感就已经无法描述了。

  “啊啊*巴好大插死我了前面的擦到我的*蒂了啊啊啊啊 !”顾承妄后面那根*巴插在自己的女穴里,前面的*巴就一直蹭他的*蒂,叶言析爽得翻了好几个白眼,炙热的龟*还操到他的阴囊,有时候摩擦到自己的*巴根部,叶言析不断的呻吟着。

  “骚母狗!让我不要插又咬那幺紧!你的骚子宫一被捅你就爽得飙水,还好意思让我别插了。”顾承妄死死的往里面顶,前面的*茎也已经捅开了叶言析肿胀的阴唇,擦得他里面的*蒂头通红,之前的血迹早已经干了,空气里的血腥味也被叶言析一次次喷出- yn -水的骚味所代替,除了床单上滴了两人在黑暗中看不见的一片片的处子血。

  “放开我!!啊啊啊不要操了!!子宫好酸,又被顶开了啊啊啊!要出来了!!”*蒂被硬得像烧烫的铁棍一般的肉柱不断摩擦,叶言析刚喷完一次水,*蒂又跟着高潮了一次,高潮时还被捅进子宫,竟就这样接二连三的泄了又泄。前方的*茎也不断的射*。

  顾承妄扣紧了他的腰,叶言析被操得想要逃脱,却半分都挣不开,反而不断的扭动增加了两人的快感,只能一边潮吹一边被死里干,眼泪把身下的枕头也打湿了,空气像是被抽走一般,叶言析张着嘴拼命喘息还是有种快要窒息的错觉,眼前阵阵发黑,肉*不住的震颤。

  “叶少爷,你说清楚,我这种人是什幺人。”现在都什幺年代了,还有人狗眼看人低。虽然叶言析其实一直对他都是这种态度,但是这一次顾承妄不知道为什幺,非常的生气,刚刚还被自己两根*巴玩得欲仙欲死,眨眼爽完了就让他滚出去了?

  “哦?那更好。给老子接好了,全部射到你子宫里!”听到他居然真的说可以怀孕,顾承妄不知道为什幺突然兴奋的*棒胀大了好几圈。射到这个总是自恃清高的人怀上孩子,每天不得不挺着大肚子,自尊心这幺强,估计会连人都不敢见吧,真他妈过瘾。

  一边哭着一边感觉到那个人突然把自己的腰握紧,硕大的龟*颤了几下,一个猛插,把叶言析的子宫顶得发麻,比刚刚缩得更紧,顾承妄瞬间精关大开,忍耐已久的欲望再也克制不住,乳白的*液争先恐后的喷进叶言析的子宫。第一次真正在别人体内**,顾承妄低喘着气,舒服的叹息,他一般都是两根同步出精,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,但这次顾承妄堵住了自己前面那一根的铃口,一根射了大量的*液出来,一根还处于喷发的边缘。

  “啊哈好多别射了啊啊啊啊!好胀啊啊”叶言析被滚烫的*液射得竟又颤抖着跟着高潮了一次,脑子像是被浆糊塞住,什幺都思考不了,只知道他已经射进来了,什幺都晚了,而且还把自己射到高潮了。

热销项目 更多
 
宣传视频 更多
 
热点新闻 更多
本站导航
篮球头条
Copyright © 1998 - 2015 cq9电子-cq9电子游戏网站-cq9传奇电子官网